主页 > KTV公主 > 我女朋友是ktv包房公主,我却爱她爱的死心塌地

我女朋友是ktv包房公主,我却爱她爱的死心塌地

mmc KTV公主 2020年07月05日
我俩最初是在步行街的百乐网吧认识的,当时我跟同学跳墙出来通宵,没多久她就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上,身上酒味很大,上面穿着黑色露脐小吊带,下面是皮质的小短裙配长筒高跟,在网吧里特抢眼,不少人都偷偷往她身上瞟,还有几个壮着胆子过来跟她搭讪的想带她出去玩,她都没搭理。 
 
我跟同学玩游戏时她就一直坐在那儿看港剧,也没说话,直到后夜三点多的时候网吧大部分人都睡了,她突然伸手把我耳机摘了,问我有烟没?

突然被美女搭讪我哪儿还玩得进去游戏,就跟她一人点了根烟聊了起来,聊了没多久我就发觉她在下面偷偷用脚尖勾我的腿,笑着说待着没意思,让我给找个好网站看。
 
公主图片
 
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,就开了个yellow网站给她看,可看了没五分钟她就吵着说屏幕太斜反光看不清,我就把显示屏往她那边转了点,可转完之后我也看不清楚了,就抱怨了两句。没想到我一抱怨她立刻撅起了嘴来,突然站起来抬脚跨过我大腿坐到了我身上,又把显示屏转回来问:“怎么样,这下咱俩都看得清了吧?”
 
我当时直接吓傻了,毕竟我俩从说话到现在顶多认识刚十来分钟,而且她穿的是裙子,我穿的校服裤子又特别薄,她往我身上一坐内裤紧贴住了我的大腿根,下面一热乎,我哪儿能把持的住?她笑眯眯答应了下来,我也算放了心,那天晚上我们后来又做了两次,她很努力,像是因为欺骗所以故意在补偿我一样,把我什么火都给泻出去了,之后我也就没再提了。
 
到了我放暑假的时候,因为开学就上高三了想自己赚钱补贴点生活费,又怕去别的地方打工会没时间经常陪她,我就给她打电话问可不可以到她们KTV里当一个月服务生,这样的话既可以陪她也可以赚钱。没想到她很爽快的答应了,毕竟我早就满十八周岁了,她说帮我跟老板说一声应该没问题,果然很快她就给我打电话说随时都可以去上班,但是因为她的工作性质,所以我不能说是她男朋友,只能说是她表弟。

这倒是无所谓,毕竟如果身边每天跟着个男朋友的话,哪儿还会有客人敢点她陪唱啊,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心,我还是用威胁的口吻警告她说:“老婆,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你,但是你记住了,在包间里绝对不要太过分,如果哪个男人想对你图谋不轨,我一定宰了他!”
 
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去的KTV,经理让我换好衣服后大体跟我介绍了下每天要做的工作,随后王爽也来了,她化了妆带着假睫毛,穿得也很性感,一看见我很激动的带着我在KTV里转了一圈,告诉我上班时不要叫她真名,要叫她“可可”,还给我介绍了几个她的好姐妹,说我是她表弟。

可是KTV里的头号台柱子这是我随后几天才听说的,据说第一是因为她天生长了张娃娃脸,看起来跟十七八的小女孩一样,大部分客人都喜欢嫩的,就最宠她。
 
其次她也是这帮姐妹里最能喝的一个,在KTV里做公主必须能喝,因为KTV最大的营业额就是从酒水上来的,公主们越能喝客人就喝得越多,客人喝得多KTV就赚得多,回头经理会按客人的总消费给公主们提成,把客人陪美了也会给小费,包间公主没有保底工资,每个月赚的钱都从这上面来……
 
可可当然是赚的最多的一个,KTV规定每个公主每个月至少要完成五千块的消费额,可可每次都能翻着倍完成,抛出月末向经理交八百块管理费之外,小费和提成加起来她每个月都能剩下一万来块。
 
那段时间可可专门搬出了跟姐妹合租的公寓,在KTV后面隔一条街的小区租了个房子跟我一起住,每天后夜下班后我俩都出去吃夜宵,然后一起回住的地方做喜欢做的事。
 
做累了之后她还喜欢跟我说很多这行里我听都没听说过的内幕,公主们为什么不能用客人的厕所、为什么上下班必须走后门之类的,以及一些她做这行之后亲眼看见的琐事,毕竟我是个学生从来没接触过这些,因此每次都特别津津有味的听。
 
ktv包厢照片
 
有时候白天起来的早,我俩还会去逛街,她经常大手大脚的给我买衣服买鞋,出门全靠打车、三餐全靠饭店,连吃水果都不吃苹果橘子那些大众水果,家里奇异果、火龙果、山竹之类的高档水果从没断过,总之什么贵买什么,什么稀罕买什么,小日子过的特潇洒,毕竟做这行的女人都过惯了好吃懒做、眼高手低的生活,那些臭男人给的钱不花白不花,所以生活一般都很奢侈。
 
可她虽然给我花钱从不心疼,但是很少给自己买东西,尤其是衣服,都买便宜的地摊货,买包的话就买几十块钱的高仿,她说自己气质好,二三十块的廉价货穿出来都跟名牌似的,应付那些客人足够给他们脸了,毕竟上班的时候没人会注意她穿的什么带的什么,那些王八蛋都只会注意她衣服里面的东西。
 
虽说可可说过自己只坐台不出台,而且我们有规定,无论客人怎么样都要逢场作戏该笑就笑,无论是公主还是服务员,跟客人发生冲突是大忌,但每次看到可可被人揩油还要笑呵呵面对的时候,我都恨不得冲上去抽丫俩嘴巴,也许是因为我岁数小血气方刚的缘故吧。
 
为此在工作时我跟可可吵过几次架,有时还因为她被客人揩油心里不爽,故意赌气找她麻烦,不过她每次都能很快把我哄好,毕竟我心里真的很爱她,而会不爽的原因除了不忍心自己女朋友被吃豆腐之外,另一半应该就是嫉妒吧……
 
在KTV里,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服务生,每天负责送酒水端果盘,要么就是把客人带去房间,连正经看我一眼的人都少,而可可是高高在上的夜场女王,甚至KTV里不少人都把她当女神一样供着,几乎所有男人在晚上都会把她当成YY对象,我想任何男人有这样的女友都会吃醋吧?
 
不过可可很会做人,在这种纸醉金迷的环境下一直把尺度把握的很好,不管是客人还是低级员工,只要见了面她肯定都笑脸相迎,对外逢场作戏、对内真心以待,尤其比她岁数小的,她都会像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对待,让人觉得她很亲近的同时又不敢去冒犯她的威严,绝不会像其他一些公主一样,没客人的时候就去跟服务生调情,要么就去傍经理,搞得自己像个免费公交车一样被人随便上,背后被人指指点点称做“小浪蹄子”、“小母马”。
  
而KTV的一群姐妹里,可可对莹莹向来都是最好的,一是因为她年纪小不太合群,可可怕她受冷落;二是因为她是新来的,很多规矩都不懂,所以经理特地嘱咐可可有空了就多教教她。莹莹年纪跟我差不多,我记得她来的时候我也刚干不久,是可可的一个姐妹介绍她来的。
 
她来应聘时我吓了一跳,因为她穿着一条显得很端庄的黑色长裙,上身是短袖衬衫,还穿着平底凉鞋,经理面试她时很多公主都过来围观,因为职业需要这些女孩儿大多穿的很暴露,还有染着黄毛的,两个在KTV里一直混的不错的随后坐到大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开始抽烟,从正面看内裤一览无余,都很没礼貌的往莹莹身上打量,吓得莹莹低着头连说话都结巴了。
 
相比之下,莹莹的打扮显得特老土,而且明显化妆技巧也比较差,跟周围那些妖艳女人一比简直跟村姑一样。不过虽然如此但她最后还是被经理录取了,因为她赢在年轻上,即便是我也能看出来,她顶多跟我差不多年纪,这绝不是靠化妆就可以化出来的年轻。
 
而且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青涩,我们经理是过来人,当然清楚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场合里,这种青涩是很受欢迎的,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中年男人,大多喜欢老牛吃嫩草。
 
楼主必须声明一下,这是个以现实为依据的小说,有些地方可能引起人的不适,希望大家别太较真,人生其实也挺精彩的,并不全都是灰暗。
 
后来几天莹莹的生意果然很火,几乎每次客人选台都会先被选中,可她还是很拘谨,好几次因为客人揩油时过度反应被中途换台,被经理骂得狗血淋头,我印象里最深的一次是经理气的把她往办公室里拽,一边扒她衣服一边骂街:“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女怎么着?摸一下都不行?做婊子就别他妈立牌坊!”
 
我们经理当然不会惯着她,那次他似乎打算直接把莹莹拽屋里强那个的,幸亏可可及时出面劝阻这才把莹莹给救了,吓得莹莹躲厕所里哭了很久,之后也不敢太放肆了,被客人揉胸摸屁股什么的就忍着不敢动,但还是只坐台不出台,甚至有客人为了搞她出价到五千过,可她就是不接。
 
在这行里遇到一个雏儿简直比撸串儿时遇到奥巴马还稀罕,有次聊天时她告诉我,她家里五口人,有一个姐和一个弟弟,最大的姐结婚嫁到远地方了,似乎是四川什么地方,弟弟刚上初中,她爸本来在小煤矿上班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,供着她们姐弟俩上学,结果去年矿上出事她爸没了,老板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竟然只赔了两万块钱,这钱除了还钱外基本上都给她妈妈看病了,没办法她只能中途辍学出来打工,开始的时候做过服务员、推销员,后来在一个酒吧卖酒时认识了我们KTV的公主丁丁,为了多赚点就跟她过来做了。

知道这些之后我也有点动容了,就也学着尽量对她好,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她就出事了……那是我暑假还剩一半的时候,有三个豪气的客人在二楼大包一次性点了七个公主,其中就有可可跟莹莹。
 
公主们一被妈咪带进包间里,立刻开始拼命给那三个客人灌酒,又唱又跳的都开心坏了,毕竟出手这么豪的客人在我们KTV里是很罕见的,一般情况下都是一大批骚男点一两个公主左右夹击轮着揩油,还有些出手阔气的年轻人根本不会点公主陪唱,他们都会自己带妞儿来,灌醉之后享用,有些极端的公子哥甚至会把包间当成嗑yao的场所。
 
而这几个客人也真够给面儿的,谁劝都喝,加上公主们自己也喝,因此不一会就干进去好几瓶高档红酒,后来其中一个客人喝吐了,出于好心,莹莹就劝他少喝点,注意身体,谁能想到就这一句话她就惹了祸……

当晚下班后,几个跟莹莹同场陪酒的公主在KTV后门的小胡同把她给堵了,扒光她衣服后拉到马路中间一顿暴打。
 
因为公主们大多是住KTV给安排的集体公寓,结果挨完打吓得莹莹连宿舍都不敢回了,衣服也被撕烂了,只能光着身子躲在马路对面的垃圾桶后面哭,可她是个新人,在圈子里一没人脉二没人缘,同场坐台的姐妹们进进出出的根本没人管她。
 
美女照片
 
何况出这种事怪她自己不懂事,毕竟公主们赚钱全靠酒水呢,所以行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“劝高不劝停”,就是说只要客人还能张嘴就得一直劝他喝,喝死了也是他自己的事儿,钱赚到手是真的。这行就这规矩,谁都没办法改变,所以为什么说“**无情戏子无义”,她们倒是也想有情有义呢,可她们也得吃饭不是?莹莹新来的不懂事,劝人家少喝自然就等于想断其他姐妹的财路,谁会惯着她?
 
那天幸亏我跟可可走得晚,出门就看见莹莹蹲在对面哭,我赶紧把自己外衣脱了给她套上,后来在我跟可可的一再劝说下她才同意去了医院,一检查才发现,也不知道哪个**下得狠手,竟然在她下面塞进去了个指甲油瓶子,大夫说幸亏我跟可可把她送来的及时,要不然轻则会造成裂伤,严重的话可能会刺穿直肠引发腹膜炎,会有生命危险。
 
当晚大夫说想让莹莹留院观察,但是莹莹执意要走,说明天还要继续上班,而且住院的话医药费和住院费太贵了。
 
可被同公寓的人虐待之后她显然不能再回去住了,于是可可就先带莹莹回了我们租住的楼房,我们租的是七十多平的两室一厅,正好闲着一个屋子,可可说让她先安心住着,什么时候找到合适房子了再搬。
 
那几天虽然莹莹的存在严重影响了我和可可的“亲密”生活,但是跟我们住在一起之后她显然开朗了许多,下班之后我们就一起逛街一起喝酒,有时候甚至会聊一个晚上,倒是也挺开心的。不过,我总感觉从被打那件事之后莹莹变了许多,不光变得开朗了,而且变得开放了,坐台的时候不再总是畏畏缩缩的,有一次我从走廊经过时往包间里扫了一眼,甚至撞见她正娇笑着抓着一个老头的手往自己衣领里塞。
 
我没太在意,毕竟这只能说明她对业务越来越熟练了,而有一天晚上,我发现了她更奇怪的举动。

因为晚上下班后无聊,又不可能一直靠跟可可做那个事儿来打发时间,所以我买了个无线话筒连在电脑上,晚上没事的时候就上歪歪唱唱歌。
 
那天晚上下班后我照旧开电脑想先吼一嗓子,可这才发现我的话筒竟然不见了,前一天晚上我唱完歌明明把话筒放客厅电脑桌上了,白天一直睡觉没动,难道它还能自己飞了?
 
我没太当回事,洗了个澡回屋跟可可做了两次之后就累的睡着了,可那段时间我睡眠不大好,眯了俩钟头竟然又醒了,弄了可可一下她睡的太死根本不理我,没办法我就一个人坐客厅里打算上网玩会游戏。
 
结果刚打开电脑,桌面右下角就弹出了个弹窗提示来:无线麦克风配对成功,已连接。看到提示我吓了一跳,因为虽说话筒的无线接头一直插在电脑主板上,但话筒的电源开关在关闭状态下,电脑是不会弹出启动提示的,现在丢了的话筒竟然自己启动了,也就是说有人打开了话筒开关?
 
我心里一阵发毛,家里就可可、莹莹我们三个在,可可五音不全,莹莹也从来不会动我东西,难不成还闹鬼了?为了解开谜团,我就故作镇定的戴上了耳机,然后打开了QQ面板里的语音设置功能,这样就能听到话筒里的声音了,随后,一阵沙沙的响声通过耳机传了过来,像是什么东西在话筒上摩擦一样,伴随着摩擦声耳机里还会断断续续传出女人的声音来,这让我更加毛骨悚然了。
 
我壮着胆子继续听,发现那个女人的声音很轻很小,仔细分辨的话好像是不均匀的喘气声,为什么会有个女人对着我的无线话筒喘息呢?那阵摩擦又是什么?
 
我百思不得其解,但不经意的一回头,竟然发现莹莹的房间门口下透出一道亮光来,这么晚了她的房间竟然还开着灯?好奇心作祟,我就摘下耳机悄悄走了过去,把耳朵贴在门上一听,竟然听到一阵更加清晰的喘息声,原来刚刚话筒里的声音是从她的屋子发出来的。

标签: 女朋友   ktv包房公主